•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512701972(微信手机号)
    广州离婚律师咨询

    该案是否可认定表见代办署理

    当前位置 : 首页 > 离婚诉讼

    该案是否可认定表见代办署理

    * 来源 : * 作者 :
    文章导读:[审讯]法院经审理后以为,原告受伤后并未以任何形式授权穆某作为其代办署理人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且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原告已委托他人作为其特别授权代办署
    关键词: 署理,该案,代办,认定

          [审讯]法院经审理后以为,原告受伤后并未以任何形式授权穆某作为其代办署理人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且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原告已委托他人作为其特别授权代办署理人入行诉讼流动,对此,被告实业公司也是明知的。

         穆某是以自己的名义而非以原告的名义向被告实业公司出具承诺书,现原告对穆某出具承诺书的行为不予认可,故穆某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办署理,被告实业公司仅以穆某是原告的舅舅来推定其具有代办署理权与法律划定不符,则被告实业公司辩称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

         遂判决被告姜某赔偿原告王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残疾赔偿金等;被告实业有限公司对姜某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宣判后,被告实业公司虽提出上诉,但在划定的期限内未交纳上诉费,该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穆某出具承诺书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办署理。

         所谓表见代办署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办署理权,但以被代办署理人的名义入行法律行为,善意相对人客观上有充分理由相信行为人具有代办署理权,被代办署理人对该法律行为的后果直接承担责任的代办署理。

         表见代办署理的成立需具备以下前提: 1,行为人没有获得本人的授权,而以本人的名义实施了无权代办署理行为;表见代办署理本质上是无权代办署理,因此代办署理人应没有代办署理权,超越代办署理权或代办署理权终止后仍入行代办署理行为。

         2,相对人依据一定事实,相信或以为行为人具有代办署理权;相对人所依据的事实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被代办署理人的行为。

         如被代办署理人知道行为人以本人各义入行民事流动而不作否认表示;二是相对人有合法的客观理由,如行为人持有被代办署理人的有关文书材料等。

         3,相对人主观上为善意,无过失。

         假如相对人对无权代办署理人的代办署理行为审查不严,存在过失,则不构成表见代办署理。

         4,本人对无权代办署理行为不追认。

         表见代办署理是在本人对无权代办署理行为不认可的情况下产生的。

         假如本人在代办署理行为发生后,对该无权代办署理行为入行追认,那么天然构成有权代办署理。

         5,符合代办署理的生效要件。

         表见代办署理是有效代办署理,就必然要具备代办署理的其他生效要件,如代办署理人应具有相应的行为能力等。

         表见代办署理,属于广义的无权代办署理范畴,因本人与无权代办署理人之间的关系具有外表授权的特征,致使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办署理权而与其入行民事法律行为,从而使之发生与有权代办署理相同的法律效果。

         对于如何界定"有理由”的范围和标准,是司法实践中的困难,判定是否构成表见代办署理,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考察: 1,是否具有客观的权利外观,并能够使相对人根据客观事其实主观上形成该代办署理人具有代办署理权的熟悉。

         所谓权利外观即具有授权行为的外表或假象,使相对人相信无权代办署理人已经获得授权。

         司法实践中,表见代办署理的表现形式主要表现为有授权表象的表见代办署理,有未越权表象的表见代办署理,有代办署理权延续表象的表见代办署理。

         详细包括: 行为人持有某种能证实其具有代办署理权的文件,如本人的先容信,盖有合同专用章或公章的空缺合同书;被代办署理人以某种意思表示,声明授予行为人代办署理权,而事实上并未授权;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代办署理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对代办署理权入行特别限制而未告知相对人;无权代办署理人与本人存在某种特殊身份关系,如夫妻关系,父母子女关系;代办署理人权限终止后,被代办署理人未绝通知,公告义务,等等。

         基于这种种客观的事实,使任何一个正常交易的相对人据此在主观上形成该代办署理人具有代办署理权的熟悉。

         假如没有上述各种客观的表象,仅凭借主观判定得出无权代办署理人有代办署理权的结论,等于误信,不能产生表见代办署理的法律效果。

         2,本人与无权代办署理人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联系关系性。

         无权代办署理人与被代办署理人之间存在着特殊关系,客观上存在着使第三人确信无权代办署理人有代办署理权的某种事由,如夫妻关系,雇佣关系等。

         这种联系关系性除存在特殊身份关系外,通常是以本人的行为而产生授权假象,因此在本人与无权代办署理人没有任何牵连的情形下,不应合用表见代办署理。

         3,相对人是否是善意,无过失。

         即相对人不知道或不应当知道无权代办署理人实际上没有代办署理权,且这种不知并非因疏忽或缺乏应有的谨严而造成。

         即相对人已绝了充分的留意,仍无法否认行为人的代办署理权。

         相对人并无过失,这种过失既包括相对人未绝到审查和入一步核实义务,也包括不应当产生公道的信赖而主观上形成一种错误的熟悉和判定。

         一般而言,代办署理之相对人应对代办署理人有无代办署理权加以慎重地审查。

         如相对人因轻信代办署理人有代办署理权而为之,或者因疏忽大意而未对行为人的代办署理资格或代办署理权入行审查而相信行为人的代办署理权,不能成立表见代办署理。

         本案中,原告与穆某存在某种特殊身份关系,但原告受伤后并未以任何形式授权穆某作为其代办署理人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事宜,且穆某是以自己的名义实施了无权代办署理行为,故穆某的行为不符合表见代办署理的构成要件,其行为后果不应由原告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