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512701972(微信手机号)
    广州离婚律师咨询

    王幼柏律师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 : 首页 > 婚姻继承

    王幼柏律师成功案例

    * 来源 : * 作者 : 广州离婚律师咨询

    我们先来看看两条截然不同的婚姻法解释。

    《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

    《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那么问题来啦。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出资为子女购房,如果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在没有明确表示该出资是赠与给自己子女的情况下,该出资算是对夫妻双方的赠与;而如果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该出资则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赠与,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也应认定为自己子女的个人财产。

    两个截然不同的司法解释,导致各位吃瓜群众,甚至有些法律人士摸不着头脑,到底适用哪一条法律规定?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暨婚姻家事委员会主任、广州电视台经济与法频道法律顾问、广州电视台婚姻家事团队首席律师王幼柏律师先从自己经办的一个真实案例谈起。

    一、郎才女貌,才子佳人,这是一段让多少人羡慕的婚姻

    这个故事还要从2010年谈起。

    晓斌和小兰均出生于北方的吉林省长春市。读书时期,晓斌是小兰的学长,但基本上两人没有什么交往,只是因双方母亲曾是同事而认识而已。

    晓斌2010年大学毕业考取了广州一家公务员单位,来到了繁华的羊城工作。小兰母亲经常听晓斌母亲说起儿子在广州混得怎么好、广州适合年轻人发展、广州气候好适合人居住等等话语,就叫小兰辞职去广州发展,并托付晓斌照顾好小兰。

    2012年春节一过,小兰就来到广州,在晓斌的帮助下,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两位年轻人因为这样就慢慢接触多了,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

    2013年冬天,两位年轻人领取了结婚证,并在广州一家五星级酒店举办了一场豪华的婚礼。

    201410月,小兰父母出资为女儿女婿在广州天河区购买了一套价值五百多万元的房产,登记在小兰一人名下。

    201412月,晓斌还不满30岁,即被晋升为副处级领导干部。小兰也于同年生下了一个宝贝儿子。

    男方年轻有为,并喜得贵子,女方貌美如花,夫妻俩还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拥有自己的房产,这样的婚姻让多少人羡慕呀!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二、一次意外的通话,妻子发现丈夫婚外情。王律师教女方取证,握下男方出轨铁证

    2015年一天晚上,儿子突然发高烧,让小兰心急如焚,首先想到的还是丈夫

    电话拨过去,挂了,再拨过去,还是挂了。小兰只能马上打的士送儿子去医院。

    到了医院,儿子上吐下泻,小兰慌了,继续拨打丈夫的电话。这次电话通了,但里面传出的竟然是晓斌和一个女人在打情骂俏的声音……

    等儿子烧退了,病情稳定后,小兰抱着儿子打的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儿子安然入睡后,小兰却睡意全无,索性在客厅坐着,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她脑子里反复回荡着刚刚听到的一切。这个女人是谁?她和晓斌是什么关系?如果不是他们按错接听按键,小兰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婚姻已经走进了第三者。小兰思索良久,想象着各种可能,她想知道真相,虽然她一时还无法接受最坏的结果。

    一夜未眠,小兰一早来到律所找到王律师。王律师给了小兰两个建议:一是要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痛苦,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二是可以偷偷在男方的车上放置录音笔,看看是否可以收集到男方的出轨证据。

    小兰顾虑:这样的行为算不算侵犯男方的隐私权,这样取得的证据算不算非法证据?

    王律师解释道:只要在自己家里、车上等夫妻共同财产的区域内,使用市面上可以公开合法出售的录音笔、摄像头等取得的证据,一般情况下被认为是合法的,往往会被法院采信。

    终于,取证得到了答案——录音记下了晓斌和一个陌生女人的不轨行为。

    跟父母商量之后,小兰决定离婚。让小兰有些意外的是,她与晓斌摊牌后,晓斌矢口否认有婚外情的事实,对小兰离婚的要求更是没给出确切的答复。感情受了伤害,拖下去也没有意义,小兰于是委托王幼柏律师代理其提起离婚诉讼。

    三、庭审第一个回合:男方坚决不同意离婚,王律师巧用男方婚外情证据和谈判技巧,迫使男方同意离婚

    王律师代理小兰的离婚案件后,一周之内就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在证明感情破裂的证据中,有意不提交男方婚外情的相关证据。

    两个月后,本案如期开庭。王律师宣读完离婚起诉状后,接下来是男方答辩。男方当场回答:“我不同意离婚!”这早已在王律师意料之中,王律师当场提交了男方婚外情证据——男方在车里与其他异性的暧昧露骨的录音。这让男方很是意外,马上羞红了脸。他和代理人耳语一番之后,向法庭提出要求给予他们举证期。审判长同意,让男方回去听完录音,择日继续开庭。

    在第二次开庭前,王律师教女方向男方表明她的态度:第一,她坚决要离婚,因为不能忘记男方出轨带来的伤害,这样下去对彼此不好;第二,婚外情证据会严重影响公务员的职务和晋升,尤其是男方年纪轻轻,已经是副处级领导干部。考虑到大家夫妻一场,加上男方是孩子父亲,她不想去男方单位举报,但男方也要理解女方的善意,答应她的离婚请求。

    四、庭审第二个回合:男方被迫同意离婚,但要求分割女方父母出资购买的房产。两条婚姻法规定的激烈碰撞,本案到底该适用哪一条

    不久,第二次庭审如期到来。虽然男方的代理律师对录音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否认,但这份证据已经达到了目的,男方同意离婚了。

    但庭审中,男方及其代理律师对于男女双方婚后购买的登记在女方名下的位于广州天河区那套房产,认为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坚持要求平均分割。

    在法庭上,男方和其代理律师胸有成竹。他们慷慨陈述:其一,该房产是男女双方婚后购买,不管登记在谁名下,应推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其二,女方说是其父母全部出资购买,但并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其三,《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即使是女方提供证据证明其父母有出资,女方父母的出资也应视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基于以上三点理由,该房产就应该属于夫妻双方共同财产,男方应当分到一半。

    可以说,男方及其代理律师的论辩逻辑似乎非常严密,给我方设置了三大“防火墙”,如果他们提出的以上问题解决不了,该房产男方就要分去一半,而该房产现在已经涨到一千万元以上。

    这是小兰一家最担心的。小兰父母倾其毕生积蓄在小兰婚后出资购买的房子就成了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这结婚没几年,晓斌就要拿走一半,何况男方还是背叛婚姻的重大过错方,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王律师不慌不忙,立即搬出了另一条司法解释作出回应。

    《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王律师当庭继续掷地有声解释道:对于婚后父母出资购房的情况,尽管《婚姻法解释二》和《婚姻法解释三》规定不一致,但并不矛盾。在司法实践中,要判断婚后父母出资购买的房产到底适用哪一条款,是共同财产还是个人财产,关键在两个区分点:一是房产是不是登记在出资一方父母的子女名下,另一个就是要看是不是“全额出资”。如果是婚后一方父母部分出资,尽管房产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一般推定该出资属于对夫妻双方的赠与,即应当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该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是婚后一方父母全额出资,并且房产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一般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即应当适用《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该房产应认定为自己子女的个人财产。

    男方代理律师继续抗辩道:首先我们坚持该案应该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其次,对方也未提交证据证明该房产由女方父母出资购买。所以,该房产应该是夫妻共同财产,我们要求平分。

    五、小兰父母出资购房,是赠与还是借款?案情扑朔迷离,购房款证据调查取证一波三折

    “房子是我父母一辈子的血汗钱买的,一定不能判给他!”小兰焦急不安地对王律师说,“何况这段婚姻他是过错方,我们就要在房产问题上寸步不让。王律师,您一定要帮我打赢这场官司,为我讨回公道呀。”

    事实过程似乎很清楚。小兰父母考虑到小两口刚刚结婚不久,租房也不方便,就倾其五百多万的一生积蓄,在广州市中心给小两口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并且,因为当初小兰他们小两口感情比较好,父母当时并没有留一个心眼,所以,没有明确表示这五百多万购房款是借款还是赠与,也没有写借条或者赠与协议等,这为案件争议的房产定性带来了较大的难度。

    担心房产旁落,小兰情绪非常不稳定。一天,她很着急打电话给王律师:“王律师,我和我父母今晚签了一个赠与协议,约定父母出资购买房产是对我个人的赠与,我们三个人都签名了,日期写当时购买房产的时间。这样不是就可以了吗?”

    “小兰,证据绝不能造假,否则会承担非常不利的后果!”王律师严肃地告诫小兰。

    王律师胸有成竹告诉小兰:“现在房产登记在你一方名下,这已经满足了一个条件,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找到你父母全额出资给你购买房产的证据。如果能够找到,我们这个案件是完全可以胜诉的。”

    然而,本案恰恰就是在重要的出资证据上出了问题。

    这套房产现在市场价1100万元左右,而当初购买该房产和开发商签订的合同价是530万元。虽然房屋买卖合同是小兰一人名字,房产也登记在小兰一人名下,但是小兰父母当初给开发商支付购房款并不是一次性付清的,而是分了几期。并且要命的是那些转账凭证也都不见了,唯一留下的就是几张发票、收据而已,并且这些发票和收据都是写着小兰的名字,不能证明该房产是父母出资购买,倒是可以证明该房产是小兰婚后购买。怎么办?怎么办?时间过去几年了,银行转账流水能不能调出来?

    王律师首先还是交代小兰父母马上打出转账的银行流水,并且王律师还特别要求银行流水必须打出收款方名字。

    费尽周折,银行流水打印出来了。但还是出现了问题:(1)打印出来的银行流水一共三笔,分别是2014106日的300万元,20141026日的200万元,20141126日的25万元。其中,第一笔银行转账凭证比较清晰,转账人是小兰母亲,收款方是开发商。但是,另外两笔流水只能显示小兰母亲提取了200万元和25万元现金,但没有证据证明该两个现金给了开发商;(2)三笔流水合计金额是525万元,但合同价是530万元。

    这些银行流水成了考验王律师的一道难题:一是如果我们不能证明小兰母亲后两笔提现的200万元和25万元是用于购买该房产,那么因为小兰父母是部分出资,法院就会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最后判决该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二是即使是我们全部可以证明以上三笔转账都是小兰父母出资用于购买该房产,但因为还差5万元,也不能完全证明小兰父母是全额出资。

    后来,经过了解,第一笔转账300万元是父母和小兰亲自去开发商处,由小兰母亲刷卡的。第二笔200万元和第三笔25万元是父母回到吉林长春,为了省手续费,母亲从银行取现金,存入小兰的银行账户里,再由小兰在开发商那里刷卡的。而总金额为什么还差了5万元呢?一是因为2014年国庆节,小兰父母和小兰一起去看房,小兰母亲给开发商付了3万元现金作为定金;二是小兰母亲在20141126日提取25万元现金的当日,在同一个银行的ATM机存了现金2万元到小兰账户。

    事实似乎很清楚,但我们需要证据证明以下几个问题:(1)我们怎么证明小兰母亲提取的200万元和25万元现金就是给了小兰购买该房产?(2)即使是可以证明该200万元和25万元给了小兰,小兰有没有专款用于购买该房产?这里面有没有挪用或混杂小兰自己的钱款?(3)怎么证明小兰母亲20141126日提取25万元现金的当日,小兰账户存入的2万元现金是其母亲存入的呢?(43万元定金因为是现金给付,怎么证明是小兰父母给的?

    以上问题要解决非常困难。只要有一个问题证明不了,出了漏洞,我们就不能证明该房产是由小兰父母全额出资,该房就要变成小兰和晓斌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案就要面临败诉的风险。

    那怎么办?该案好像瞬间走进了死胡同!

    六、王律师苦心构建证据链,案情终于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首先,针对小兰母亲提取200万元和25万元现金是否是存入小兰账户的问题,王律师要求法院开具律师调查令,王律师去银行调取了当初小兰母亲办理业务的回单。回单非常清晰显示小兰母亲提取了200万元和25万元现金,存入到小兰的银行账号,回单中还有小兰母亲的亲笔签名。

    其次,针对小兰有没有把母亲存入的200万元和25万元现金专款用于购买涉案房产的问题,王律师要求小兰打印出从小兰母亲存入200万元和25万元现金当日开始至小兰支付购房款当日这个区间的银行流水。最后分析该流水,小兰并没有挪用或混杂自己的存款,其母亲存入的现金很清晰地显示为最后流向了开发商账户。

    然而,小兰母亲20141126日提取25万元现金的当日,小兰账户存入的2万元现金是否是其母亲存入的呢?要解决此问题好像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其一,小兰母亲是通过ATM机存入的,当初存入的回单没有了。即使是有,我们也不能证明该笔钱是小兰母亲存入的,因为众所周知,ATM机打印出来的回单是没有签名的。有人说,我们可以调取当初小兰母亲存款时的录像。我想说的是,朋友们太天真啦。因为时间过去了几年,银行监控系统录像保留时间不可能这么长;其二,我们分析小兰的银行流水,只能显示20141126日其银行账户有一笔2万元的现金收入,也没有显示是谁存入的。

    该案突然陷入了不可能辩的境地,王律师苦思冥想,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法。王律师索性暂时先放下这个问题,集中精力解决3万元定金到底是否是小兰父母给付的问题。

    王律师来到涉案房产的开发商办公处,找到当时的销售顾问,详细了解了当初小兰和其父母购房的全过程。销售顾问清楚地记得,是她亲自带着小兰及其父母看房、订房、签署认购书、给付定金等等,3万元定金是小兰母亲用现金亲自支付的。王律师请求销售顾问写好证人证言,并请她出庭作证。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难题,小兰账户存入的2万元现金是否是其母亲存入的问题。

    这不太可能解决的难题最终可以解决吗?

    七、庭审第三个回合:王律师把不可能的辩护变成可能,最终案件取得了完胜

    第三次庭审如期进行。

    王律师在法庭上提交了一系列银行流水和回单等证据,包括申请出庭的证人也做了如实陈述,证明3万元定金是小兰母亲现金支付的事实。男方及其代理律师在如此确凿的证据面前,也不能提出有效的抗辩。通过当庭一项项计算着小兰母亲支付现金的项目,与合同中所记录的房价总额还是相差2万元。

    审判长发问:“原告(即小兰),你有证据证明你账户20141126日存入的2万元现金是你母亲存入的吗?”

    “如果原告不能证明该2万元是其母亲存入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被告的代理律师洋洋得意地附和道。

    王律师胸有成竹地陈述道:“其一,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已经完全能够证明房子是由原告(小兰)父母出资购买的。至于仅剩的2万余元现金付款相对于已经证实的528万元的付款和原告父母购房的事实来讲,不能改变对房产的定性;其二,请仔细看看原告(即小兰)的银行流水,在20141126日原告那笔收到的2万元现金的流水中,我们可以看到‘交易代码’为××××,和同日原告母亲现金存入25万元的‘交易代码’是一致的。通过我们最终查询,该交易代码是中国银行长春市某某支行的代码。由此可以证实该2万元现金和原告母亲的25万元是在同一天在同一个银行网点存入的;其三,我们当庭提交的证据证明(小兰单位出具的考勤记录和证明),原告当日是在广州单位上班,并没有请假。所以原告是不可能回到长春该银行网点存钱;其四,20141126日原告母亲存入的25万元和该2万元现金存入的时间相差十几分钟,并且是在同一个银行网点,完全可以推断该笔现金存款就是原告母亲存入的这一事实。”

    最终,法院作出判决,采信了我方所提供的所有证据和王律师的观点,认可全部房款为小兰母亲个人支付。因此,法院确认该房产是小兰父母出资为小兰购买的不动产,应视为小兰父母对自己子女一方即小兰的赠与,属于小兰的个人财产。

    八、    结语

    如果朋友们要问我,一个优秀的律师最需要具备什么素质?我会告诉你,不仅仅需要一流的专业素养和辩护能力,还需要有行之有效的诉讼策略和不断克服困难的一次次探索真相的能力。

    本案中,如果不是王律师无数次反复研究小兰和其母亲的银行流水,也不会发现两笔存款的交易代码是相同的。一个律师为了打赢一场官司,需要付出多少重复枯燥的核对和求证,为的就是案件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如今,父母出资给子女购买房产的情况十分普遍,如何保护房产不会变成夫妻共同财产呢?王律师建议:如果有条件就在子女婚前购置,这样不管是部分出资,还是全额出资,都算子女的个人财产;如果是在子女婚后购置,建议签订一个赠与协议,最好去公证处公证,明确约定是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如果觉得这样不利于家庭和谐,也可以利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的规定,在全额出资的情况下,保存好付款凭证,将房产登记在自己子女一方名下,即便今后有纠纷,也会被法院认定为自己子女的个人财产。